第二十四回許仙出家結局篇
泥巴小說網
泥巴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執子之手 畸愛博士 一品亂譚
小說排行榜 綜合其它 短篇文學 笑話大全 偵探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競技小說 現代文學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熱門小說 靜靜遼河 嬌妻愛女 完結小說
泥巴小說網 > 綜合其它 > 新白娘子傳奇 作者: 定君 時間: 2019-9-27 
第二十四回許仙出家結局篇
  “天與多情不與長相守,空自凝眸春風笑人瘦;盼如汐一看兩回,歸去同修金山對雷峰”

  “小青,”

  “姐姐,青兒來看你了,青兒為了要替你報仇,對付那個法海,我準備回清風繼續修煉,好練成一身的武藝,姐姐,我是一定要替你報仇的。姐姐,我知道有時候你不愿意我替你報仇,可是那個法海害得你家破人散,骨分離,姐姐,難道我們就此罷休嗎,”

  “漢文還沒醒啊,”

  “大概還在睡吧,”

  “不叫他來吃早點啊,”

  “讓他多睡會吧,這幾天呀夠他折騰了,”

  “漢文已經好幾天沒到藥鋪去了,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弟妹出了這種事,他哪有心情去藥鋪呀,”

  “那藥鋪到底做不做,”

  “當然要做了,怎么會不做呢,”

  “你干嘛這樣問呢,”

  “是這樣的,昨晚我退職的時候經過保和堂,掌柜的問我說漢文是不是不去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漢文去不去關他什么事呀,月俸照給,少不了他的,”

  “可是人家說了,病人到藥鋪來找大夫,每次都撲空,漸漸的人家就不來了。”

  “他為什么這么說,他是不是另有高就,拐彎抹角的要請辭呀,”

  “你瞧瞧你這人,就是喜歡瞎猜,人家老大哥沒這個心眼,他忠心得很呢,這藥鋪沒大夫,他還照開門呢,他一個人上上下下忙里忙外的,一點都沒閑著,你不要因為弟妹的事隨便遷怒給別人,漢文早不就說過了嗎,那法海跟弟妹有仇,不管弟妹走到哪,他就追到哪,跟旁人沒什么關系,呀,不要東扯西扯的硬要加罪人。”

  “那人為什么要問漢文還不上藥鋪去?”

  “哎呀,人家是關心漢文嘛,再說弟妹的事風風雨雨的早就傳通了,他清楚得很,你以為那個老大哥他心里不難過呀,每一回我經過保和堂的時候,他就對著我哭喪著臉說他實在不應該讓法海跟弟弟見面,”

  “關他什么事嘛。”

  “是不關他的事,可是人家心里面內疚呀,人家總是有這份心嘛,而且他還跟我說只要保和堂需要他,只要咱們不討厭他,他愿意一輩子不計薪留下來打雜抵罪呀。”

  “哪有什么罪呀,這么說太嚴重了吧,”

  “是啊,我也是這樣對他說的,可是他不以為然啊,把過錯全往自己身上攬,而且還說漢文不到藥鋪去,一定是不愿意見他,”

  “他怎么會那么想呢,”

  “誰知道啊,人要倒霉的時候,連喝涼水都會牙,找個機會好好勸勸漢文,不要整天在家里頭難過嘛,出去忙碌一點或許會解憂啊”

  “解憂你又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人情事故,那個藥鋪是咱們開的,自己人不管,卻叫外人在那里忙里忙外,獨守店面,多不好意思嘛。”

  許唱“,,朝朝暮暮,,,點點滴滴,,,兒啊兒啊你咧,不解人間恨咧,娘爹娘你咧,,,到黃昏。兒啊兒呀,,,,你夢他想天不盡,,,,夫重逢若無,,,,,

  ”老婆子,我上衙門去了“

  “沒事就早點回來,別在外面游。”

  “好,我知道了,”

  “漢文,”

  “姐姐,”

  “桌上飯菜你吃了沒”

  “吃過了,”

  “本想喊你一塊吃的,可想這兩天你也夠累的,就讓你多睡會。”

  “哎,你干嘛,這女人家做的事你不會,我來做就行了。”

  “以前我娘子也總是這么說,我都當真,所以沒幫忙,現在想真是不應該,”

  “你,喏,這塊干布,洗好的碗你幫我擦干就行了。”

  “哎,小心點拿穩了,這碗滑,打碎了沒關系,割傷了手可麻煩了,”

  “其實有什么事情天生就會的,不會可以學呀,只在有沒有那顆心,洗衣燒飯可不是老天造人就定給女人做的,”

  “這話你應該說給你姐夫聽,他就認為洗做刺家務事是老天爺造人的時候就分給女人做的,那我就問他,女人做完了男人做什么,他說呀男人什么都不做,男人活得自在快活,什么話。”

  “姐夫心里并不是這么想的,他逗你的。”

  “他逗我?我比你還了解他,他呀,笨得很,他連火都不會生,就會挑剔菜,要是有一天我不在家,他準會餓死,嗯,他也不會餓死,他會上館子里去吃。”

  “娘子理解我,就象你理解姐夫一樣,她每一次出門都千代萬叮囑,飯菜放在廚柜里,天黑出門記得要帶傘,夜里風大多帶件衣服,他知道我總是那粗心大意。”

  “漢文。”

  “她說和話我只道是嘮叨,都從未記牢,現在想起,真是不應該。”

  “姐姐,我愿意用下半輩子去換娘子的一句嘮叨話,我也甘心呀。”

  “漢文,”

  “持家整內她都說是女人的事,不要我手,,,她都說她行,由她來做,我也當真。任由她去操勞。從沒想過她做起事來跟我一樣累,她之所以撐下去,都是為了愛我,我呢,我只懂昨快活,玩耍,惹她生氣,害她受苦,”

  “弟妹她從來就沒有生過你的氣,她個性這么好,她從來不生任何人的氣,”

  “就因為這樣,我才更難過,姐姐,你想想天下哪有一個做丈夫的好象我這樣做的。”

  “你別難過了嘛,怪來怪去,都怪那個法海,要不是他,我們也不會落到這樣的地步,你跟弟妹是天造地設,人人稱羨的一對,咱們家跟這禿驢一定有仇。”

  “我要去救我娘子,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在塔下受苦。”

  “你要怎么救,你不能胡來呀,”

  “我要吃齋念佛,把功德,,給我娘子,祝她早,”

  “原來如此,這樣好了,以后咱全家都吃齋,早晚三柱香,求菩薩憐憫,早點放弟妹出來,好不好?”

  “姐姐,”‘

  “就這樣了,我聽人家說,虔誠的禱祝觀士音聽得見的。”

  “姐,我欠你實在太多了,”

  “你這是什么話嘛,爹娘過世以后,我們姐弟倆相依為命,分過什么,我們是一體的,以后什么分不分的話你不要再說了。”

  “可是我拖累你是個不爭的事實,”

  “你拖累什么了,”

  “從前是我,現在是仕林。”

  “仕林我把他當成親生兒子一樣看待,你要再這樣說,你就把姐姐看成外人了。”

  “不。”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說了,你今兒怎么了嘛,凈說些姐姐不愛聽的話,”

  “總之這份情我是欠定你了。”

  “許大夫,”

  “小兄弟,你怎么了,”

  “許大夫又沒來呀,”

  “明兒個就回來了。”

  “可是我上吐下瀉怎么等到明天,那不拉死啦。”

  “你急診呀,”

  “對,”

  “那到別家吧,對面那洪生堂有位盧大夫,他的醫術很高明。”

  “不行不行。”

  “各位呀,請先,,明天再來啊,對不起。”

  “哎呀,你們老找不著大夫,這保和堂招牌是掛假的,”

  “就是呀,這上門的生意往外推,我們的銀子都是假的呀,”

  “各位呀,洪生堂你們不知道嗎,很近的,就在對街,”

  中年“不行,我的病是慢病,向來都是給許大夫看的。”

  “哦,你是駱老哥哥,對不對,”

  “對對對,掌柜,你的記真好,對了,許大夫不在,這方子你照藥方子抓就行。”

  “有藥方子好辦。”

  “哎,算了,我們到對面去好了,”

  李“呀,這么多人啊。”

  “你小舅子不是今天心情不好沒有來,怎么人還這么多,

  “哎,那掌柜的會看病呀,”

  “呆子,只要有方子,掌柜的識字不就行了嗎”

  “我進去幫幫忙,你到前面去巡一巡,我馬上就來,等著我。”

  “哎,我跟你說,千萬不要先回府衙了,要不然被縣太爺現我在公職的進修開小差,那我的腿又挨板子了。”

  “我知道。”

  畫像“娘子,”

  “騙我吃過了,根本就沒動。”

  “,,兩錢,,,加點甘草好吃。”

  “哎,不可以抓的,”

  “甘草好吃啊。”

  “好吃也不能抓,我們按照藥效來,多一點少一點都不行呀,這是藥耶,我們不能隨便抓的,萬一出問題那怎么辦,”

  “就是,象你這樣愛抓什么就抓什么,那人人不都是大夫了,”

  “哎,可別砸啊,”

  “那叫研,懂嗎,”

  “哎,這不叫研,叫錘嘛。”

  “哎,那也是叫敲吧。”

  “哈哈哈哈。”

  “好了好了,拿去。”

  “就這樣呀,”

  “哎呀,研成細末是吃,這樣也是吃,同樣下肚了,來,三錢銀子。”

  “怎么吃呀,”

  “下一位。”

  “,,兩分,陳皮五錢,,三分。”

  “哎呀,這不是,,,這是白啊。”

  “好了好了,你休息,我來。”

  “下一位,下一位。”

  “你藥單子不給我,我怎么給你抓藥呀”

  “我不放心你抓藥,我等金掌柜,”

  “你這人,”

  “公甫,”

  “我娘子來了”

  “公甫,”

  “老婆,什么事呀,”

  哭,走

  “哎呀,你太多慮了,漢文不對勁,又不是今天才有的事情呀,自從弟妹生事情,他哪時候不是繃著個臉呀說沒兩句話就哭了,放心,沒事的,”

  “可是你不知道呀,今個他特別的怪,他居然來幫我洗碗,邊洗邊說什么以前是他欠我,現在是仕林欠我。他欠了我這么多這一類的話,你說怪不怪呀,”

  “這有什么怪的呀,”

  “他這樣說也是,,嘛。”

  “我跟你說真格的,你干嘛跟我鬧著玩呀,”

  “我沒有跟供銷鬧著玩呀,哎呀,你不想想看當初,現在你又替仕林替他兒子擦屎擦,儼然就成了仕林的娘了,他跟你說個謝字也不為過,這世上有幾個姐姐做得象你這樣,他跟你道個謝也是應該的嘛。”

  “可是他不是跟我說謝,他是說欠啊,”

  “哎喲,謝跟欠,這不是一樣意思嗎,別想太多了,呵呵,你這籃子里面都買些什么東西呀,”

  “糕點”

  “糕點?哎呀,你怎么不早說呢,我最愛吃糕點了,什么糕呀,”

  “桂花糕呀,”

  “真的,我最喜歡吃了,哎喲”

  “小心點,里面有盒針,”

  “哎喲,你,你怎么不早說呢,”

  “我話還沒說完,你手就伸進去了,誰叫你動作這么快呀,”

  “你明知道我喜歡吃桂花糕,我急我當然快了。”

  “漢文,快來呀,幫你買了你最愛吃的松桃酥。漢文,我買了松桃酥。這是什么,哎呀,弟妹的畫像。真是好漂亮,”

  “天與多情不與長相守,空自凝眸春風笑人瘦;盼如汐一看兩回,歸去同修金山對雷峰。”

  “什么意思呀,歸去同修金山對雷峰。漢文”

  公甫,

  “什么事這么慌慌張張的,”

  “漢文他不見了。”

  “官人,”

  “娘子,為了助你早離苦海,我決心到法海那邊去修行,兩個人的功德相信一不定期可以讓你早點出來,我要以堅持修行的行動告訴法海,要他知道,你我的感情有多深,娘子,你聽到我說話嗎,”

  “官人,”

  “娘子,我們的孩子長得很好,姐姐待他有如親生,,,我才放心的走,娘子,你聽,如果你真的聽到,你告訴我一聲好嗎,”

  點頭

  傘飛

  “娘子,你剛才聽到,,”

  傘點頭

  “娘子,是你在說話嗎,”

  點頭

  許收傘

  想起借傘。要傘

  “漢文,你在哪里呀,你怎么狠心丟下姐就這樣走了,漢文,你快回來呀,漢文”

  “你先別難過,他腳程沒那么快,肯定走不遠,再到前面去看看,一定能找到的。”

  晚上

  “好了,你別哭了嘛,你再哭,漢文也回不來的。”

  “我不信他就這樣走了,他怎么舍得咱們自個兒走了呢,他怎么舍得下嘛。”

  “哎呀,你不相信也沒辦法,漢文走都走了,事實擺在面前嘛,”

  “都怪你,”

  “什么怪我,是我叫他走的?”

  “我今兒說他有點怪怪的,你偏不信,還說我多心呢,這回他走了,我上哪去找他呀,”

  “哎,你把這件事怪在我身上,你太沒道理了,漢文的腳長在他自個身上,咱們攔得住嗎”

  “至少可以開解他呀,”

  “弟妹生了事情,咱們哪天沒開解他呀,,他今天就不會出走了嘛,我以為他早就計劃好了,肯定不是臨時起義,他要是想不通的話,就算他今天不出走,他明天也會出走,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罷了嘛。”

  “你對漢文一點感情都沒有,”

  “什么,你說話要憑良心呀,漢文這么多年跟咱們住在一起,我什么時候把他當外人了,你摸著良心自己給我候一想,”

  “可是漢文出走的時候你好象根本就無所謂,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我也很難過,我是難過在心里,怎么著,我要跟你一塊哭那才叫難過。”

  哭

  “男人有淚不輕撣,我不會隨便哭的,”

  “漢文呀,你在哪里呀,”

  “來來,喝杯茶,”

  “我不喝,”

  “怎么會不喝呢,吵了一個下午,連口水都沒有喝,我告訴你,再怎么擔心,還是要注意自個的身體。不是我說你,你也用不著那么擔心,漢文已經是個大人了,他會自己照顧自己的,先前他也不是離開過家嗎,這什么事都沒有生呀,最后還討了房媳婦回來,再說漢文已經不是從前的小蘿卜頭了,用不著凡事都得為他打點,而且我也認為他出去走走也好嘛,散散心嘛,不會生什么事情的,”

  “你懂什么呢,他要是出去散散心,跟我說一聲我會拉著他嗎?他為什么要留書出走,他連仕林都放得下,你不覺得奇怪嗎?”

  “哎呀,是啊,他把咱們兩個拋棄了算不了什么,他把自己親生兒子拋棄了不管,這就奇怪了。”

  “所以我說你是個豬腦袋嘛,他連仕林都不顧,這就表示他已經萬念俱灰了,”

  “哎呀,老婆,他可不能去尋短見呀,”

  “我怕的就是這個,”

  “不會的,他要是想不通要死,他也死在家里,他用不著跑到外邊去死嘛,就說我吧,我想也死在自己家里呀,這是人之常情嘛,老婆,我說得對不對呀,”

  “那他會上哪去呢,錢塘縣就這么大,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他,”

  “他既然離家出走,當然不會留在縣里邊了,他,,會出城的。”

  “出城,上哪去呢,他又沒有別的朋友,”

  “怎么沒有朋友,他從前被配到蘇州鎮江的時候不是了很多朋友嗎,,,在那邊了。”

  “蘇州,鎮江,”

  “嗯,肯定就是這兩個地方,不是蘇州就是鎮江,”

  “哎呀,他在鎮江,”

  “你怎么知道。”

  “來,喏,你看這個。”

  “哎喲,畫得真不錯,我真沒想到漢文除了醫術之外,還有這方面的天賦啊,”

  “誰讓你看畫了,我讓你看旁邊的字。”

  “早說,寫這么草,”

  “誰讓你看字了,”

  “又不看字又不看畫,那我看什么,”

  “看意思,看這詩里頭的意思,”

  “哦,天與,”

  “你別念了,只看一句,就這一句好了。”

  “哦,金山對雷峰,這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你不懂,你這個豬頭,這明明寫得很清楚嘛,金山對雷峰,弟妹關在雷峰塔,漢文去了金山寺,”

  “漢文去金山寺干什么,”

  “找法海呀,”

  “找法海干什么,”

  “去救弟妹或是報仇啊,”

  “去報仇,怎么報法,我問你。”

  “這,”

  “這根本就不可能,你就不想想這法海是個什么樣的人物啊,他是會法術的,連弟妹那個千年蛇都斗不過他,哦,就憑漢文一介方弱書生,手無寸鐵就能斗過他了。”

  “他去救弟妹。”

  “他怎么救法呀,弟妹在雷峰塔下,他去金山寺干什么,”

  “他去找法海放人呀”

  “這更不可能的了,”

  “為什么?”

  “為什么,你一向不是自以為聰明嗎,連這個道理你都想不通呀,你知道那個法海老禿驢他的心是鐵打的,鋼鑄的,硬得你怎么求怎么哭都沒有用,沒有感覺,就拿他收弟妹那天說吧,大伙,,求他,漢文哭得都快斷氣了,他就象一個塑像一樣站在那,口里還說什么人家都聽不懂的話,漢文怎么會求得動呢,去求那個老禿驢不如去求一只狗。”

  “嗯,你這么說也有道理的。”

  “本來我說的話就很有道理嘛,我現在就是擔心漢文會不會看破紅塵,出家當和尚去了,”

  “到金山寺出家?”

  “你為什么動不動老提那個金山寺呢,寺廟那么多,為什么非到金山寺去出家呢,你別忘了那法海跟漢文只有仇,他恨都恨得要命,為什么要到他門下去出家呢,我看你真是個豬腦袋,”

  “我,可是,來,你看看,金山對雷峰,漢文不是無緣無故的寫這么一句。”

  “金山對雷峰,可能是為了對仗韻呀,你沒聽說佬詩的人都講這一套的嗎?”

  “小師父,”

  “施主,”

  “請問法海禪師在什么地方,”

  “老禪師正在禪房打坐。”

  “麻煩你帶我去見他。”

  “好,施主請。”

  “許施主能夠豁然醒悟,,,果然慧不淺,老衲甚感欣慰。”

  “我已經想通了與其在錢塘悲傷,倒不如來金山寺修行,積聚功德,”

  “,,,心教佛,,,,佛隨心,,,然世人不鑲修行,許施主,老衲替你,,吧。”

  “道明。”

  “師父。”

  “替許施主準備。”

  “是。”

  “許仙,老衲替你取法號道中,意思是歸依三寶之后,諸惡莫做,諸善奉行,,,,方能苦心修行,不滅善,方成正果。”

  “徒兒謹記師父教訓,相信人有善念,天必從之,人有悔意,天必憐之。我是個癡親負民京戲子,愧對結子白素貞,現在跑在佛祖面前反悔,愿將此后修行功德,,助她早離苦海。飛登仙界”

  “許施主,你到現在還是執不悟,”

  “徒弟雖執,卻已了悟,我娘子的罪全因我而起,如果她不思恩情,,,如果她絕情背義,何至水漫金山,我才是真正的禍,我耳軟,相信讒言,我人癡呆,辜負,我是來懺悔的,就在,,之地懺悔,我也是來修行,就在我仇人面前修行,如果我能見而不怨不怒不恨,那豈不是就得道了嗎,所以在你面前修行最為不易,功德卻也最大最好,”

  “許仙,你塵念尚重,不宜出家,”

  “你不要找借口,我在這出家出定了。”

  “許施主,萬佛不只一行,你老是惦著別人,你怎么出家。”

  “你心里也惦著別人,也不一樣出家嗎,”

  “總之施主出家的機緣尚未成,老衲暫時不與你剃度,”

  “禪師真奇怪,我不想出家你千方百計騙我出家,如今我想出家你又不要。”

  “許施主,佛門寬廣,怎會拒人于外,雖然老衲見你孽緣已了,但是私心仍重,暫時準許你帶修行,暫入門下,道明,與道中去更衣換鞋,在,,靜候,,”

  “是。”

  “師弟,請隨我來吧。”

  “慢點,放這邊好了。”

  “謝謝,不要不要,我還想長命百歲呢,”

  “怎么搞的,這包是炸藥呀,”

  “不要,”‘

  “怎么這樣交給你的了,”

  “好。”

  “這車頭不要街門當差,他在藥鋪里邊干活呀,”

  “堂堂一個捕頭每天在藥鋪里邊包藥,這成何體統,”

  “哎呀,他家里不是出了事嗎,他去幫忙,這是情非得已,情有可原。”

  “你不知道白娘子死后呀,連許大夫也失蹤了嗎?”

  “白娘子沒有死呀,”

  “關一輩子,那不等于死了嗎,”

  “這叫,,情深,許大夫他也不想活了,”

  “說得對呀,沒見到尸體說失蹤,依我看呀,,八成是尋短了。”

  “哎喲,那真是可憐哦,原本一愛好好的,就被那個老和尚得七零八落的,就剩個孤兒,真是造孽。”

  “他不來,白娘子是蛇妖的話,咱們也不會害怕,他也相處很好,你們說是吧,”

  “就是嘛,這個老家伙真是多管閑事。”

  “哎,這李頭到底要咱們等多久。”

  “誰知道,哎,有點耐好不好,”

  “我要上茅廁嘛。”

  “怪不得你剛才放呀,”

  “原來是這樣,”

  “這也說不過去呀,頭兒在藥鋪里邊包藥,總不能不讓我們回衙門去呀,”

  “他是怕被縣太爺逮到,怕溜差嘛。”

  “那也不能讓咱們象游魂一樣街的,,呀。”

  “人家家里生事情,你就不能包涵一下嗎,頂多兩三天嘛,頭兒平時待咱們可不錯,他的薪水也不比咱們多多少,一時多出來的銀兩也,,在咱們的五臟六腑,就這么點小事,你在這盡牢,真是的。”

  “哎喲,”

  “怎么了,”

  “我拉肚了,”

  “那邊那邊。”

  “他剛才不是想蹲廁嗎,怎么現在又小解了,”

  “懶人屎多。”

  “就是嘛。”

  “哈哈哈哈。”

  “沒想到弟弟跟弟妹辛苦創下的家業全在這種情況下收場。”

  “別難過,這藥鋪不收也不成,這店門是和人家的每個月都得付錢,再說咱們兩個又不懂醫術,根本經營不下去啊,”

  “老哥,這些日子多虧你了。”

  “這是哪的話,這是應該的嘛。”

  “這是一張三十兩的銀票,你要不嫌少就收下吧,”

  “這,我不能收你們銀票呀,”

  “多了我們也沒有,你不要嫌少,收下吧”

  “哎,這怎么行呢,”

  夫“金掌柜,你就收下吧,銀子雖然不多,但是是我們一番心意,你在保和堂幫襯這么久,我們想多給你一些,可是我們的能力只能這么多,”

  “李大嫂,你講這話我負疚更深,只要你們需要,我一文錢都不要,我會留下來。”

  “真是謝謝你了。我們也是尋常人家,沒什么活給你做,作主仆不如作朋友,以后有空你可常來我們家玩,”

  “對,作朋友嘛,朋友彼此之間就是豪,不要推托,收下,”

  “謝謝,”

  “我告辭了,”

  “不送了,你慢走。”

  “老婆,咱們也該走了,別看了,越看越傷心,走吧,”

  “別看了,我不是說了嗎,越看越傷心,你再看連我也受不了了。”

  (全書完)
上一章  新白娘子傳奇  下一章 ( 沒有了 )
憶在藍國人類已經無法養了一只貓活動方案大全活動方案辦公表格大全規章制度范本企劃文案知識公文寫作知識文秘基礎知識
泥巴小說網提供大量免費的全本小說,穿越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玄幻小說,我們分享的全本小說是小說排行榜作品值得閱讀,泥巴小說網中國最大的免費小說閱讀網站
Copyright 第二十四回 許仙出家(結局篇)新白娘子傳奇 泥巴小說網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顶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