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最后的夢境全文終
泥巴小說網
泥巴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執子之手 畸愛博士 一品亂譚
小說排行榜 綜合其它 短篇文學 笑話大全 偵探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競技小說 現代文學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熱門小說 靜靜遼河 嬌妻愛女 完結小說
泥巴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病王絕寵毒妃 作者: 側耳聽風 時間: 2019-6-12 
016、最后的夢境全文終
  時間過得很快,定下的結婚期越來越近,兩個四處悠閑的人也終于暫時告別了那種悠閑。

  婚紗照,購置新婚物品,這些事情的期都是老太太定好的,而且據說都是黃道吉,是那位張道長算出來的。

  岳楚人自是十分不屑,不過閻靳倒是沒有意見,這個古人,對這些適應的相當好。

  樓群林立,車水馬龍,這就是現代的城市。

  數十層的商場里人來人往,美女帥哥無數,著裝新,看起來不止是賞心悅目而已。

  這其中,就有即將結婚的兩個人在這商場里挑選新婚物品。

  其實也不缺什么,但畢竟是結婚,一些東西自然是要換新的,比如夜夜必用的被子之類的。

  白色的裙子輕便的平底鞋,頭發梳成花苞,將整張臉出來,岳楚人看起來清又俏皮,充活力。

  旁邊,閻靳亦是穿著休閑,走在岳楚人身邊,他很放松。而且他的視線絕對不會有偏差,除了看岳楚人之外,就是直視前方,對于身邊來往的穿著暴的女,他不曾分過一個眼神過去。

  “逛街其實是一件很累的事兒,特別是明知目的地還要瞎逛。”嘟囔,岳楚人很沒興致。今兒說是來逛街購物,其實要買的東西老太太已經給定好了,他們今兒只是來取罷了。她相信老太太定好的東西肯定不會便宜,因為她不是那種摳的人,買東西向來只買最好的,這一點岳楚人清楚。

  不過她還是不,那個老太太,真是讓她無語。

  “不然休息一會兒?”這層有茶座,那邊還有不少人在那兒喝茶休息。

  “不用了,咱們趕緊取了東西然后開車回家。”搖頭,岳楚人煩得很。

  “不是說去影樓看一下么,又不打算去了?”低頭看著她,閻靳棱角分明的臉浮起笑意。

  “哎呀,氣得我都忘了。你一點埋怨都沒有么?還真是古人,長輩說什么就是什么。”撇嘴,不過古人就是古人,她說什么也沒用,人家來一句父母之命,她就沒任何話可以說了。

  抬手拍拍她頭上卷出來的花苞,閻靳還饒有興味的多看了一眼,這發型,和道姑無異。不過岳楚人這樣,就是個漂亮的道姑。

  “別我的頭發,不好看的話就說,我拆了就是。”他總是拍她的頭發,岳楚人推開他的手,不過卻被他攬著肩頭給勾了回來。

  “好看,是個十分漂亮的道姑。”夸獎,不過岳楚人卻不愛聽。

  “去你的,你看看那幾個姑娘不是也梳著我這種發型?多漂亮啊。”城市里的姑娘都十分漂亮新,妝容精致,穿衣講究,賞心悅目啊。

  往那邊掃了一眼,閻靳搖搖頭“你最好看。”

  “切。”略顯不屑的哼了一聲,不過眼睛卻是笑著的。

  搭乘電梯直達七層,這一層都是家紡,各種各樣,好看的緊。

  閻靳同樣佩服這個時代的染技術,在那個世界,就沒有。

  找到了老太太定好的那家,店員拿出來,果然是最好的。

  “還真是舍得花錢,顏色也不錯,適合新婚。”點點頭,暫時為止,岳楚人還是很滿意的。

  “我也覺得不錯。”點點頭,閻靳很會順著她說。

  “裝上吧。”翻看了一下沒什么問題,岳楚人揮揮手讓裝上,其實真的沒什么可看的,好就是了。

  拎著裝好的東西,二人下樓,在一樓時經過珠寶柜臺,岳楚人停下腳步,隨后扭過頭來瞅著閻靳笑瞇瞇道:“咱們買鉆戒吧,一對兒。”

  閻靳走過來,看了一眼柜臺里的鉆戒,眼花繚“有什么意義?”

  岳楚人抿笑,那邊店員走過來“先生小姐看鉆戒么?這邊幾款都是新款,二位看看可合心意?”拿出幾款來給他們看,果然都很漂亮。

  岳楚人挨個看了看,隨后笑道:“是否新款不重要,要那種結實的,套在手指上就拿不下來的,想要拿下來必須剁掉手指的。”

  店員愣住,旁邊閻靳轉頭看著她“真的?”

  “嗯,不愛對方了,就得摘下戒指;等于背叛了,就得剁掉手指。”眨眼,她可愛的緊。

  “那不如換成項鏈吧,背叛的話,砍頭。”閻靳回答,簡單直白,聽得對面的店員都傻眼了。

  岳楚人卻是愣住了,瞅著閻靳,有那么一瞬間,她腦子里忽的空白了一下。

  看著她,閻靳笑著抬手摸摸她的臉蛋兒“怎么了?嚇著了。”

  慢慢的搖頭,岳楚人坐在椅子上腦子里嗡嗡響“這句話、、、、我好像在哪兒聽過。”

  看她神色不對,閻靳握住她的手“真的有人說過這樣的話?電視里?”

  “不是電視里,但我又想不起來是誰對我說過,好奇怪。”眨眨眼,這種感覺很奇怪,好像發生過但又好像沒發生過。

  眸子閃閃,閻靳抬手勾著她的下頜晃了晃“想不起來就不要想了,這句話我收回,咱們就剁手指吧。”

  “嗯?你還真打算背叛我啊。”一聽這個,岳楚人瞪眼,惹得柜臺里的店員不住樂。

  閻靳哽住“對不起,說錯話了。”

  “哼!”撇嘴,繼續扭頭看柜臺里的戒指。眼睛在看,腦子里卻是想著剛剛的事,剛剛腦子里的那一陣空白絕不是幻覺,很清晰,直至現在她也想的起來那腦子空白的感覺。

  為什么會這樣呢?仔細想想,剛剛閻靳的話可能是在夢里出現過,在夢里,某個人說的,被她聽到了。

  但是誰呢?好奇怪,想不起來。

  因為她腦子突然的空白,所以影樓也沒去,開車,兩人直接回家。

  閻靳的駕照還沒考下來,所以開車的是岳楚人。

  平常就算開車,她也能與閻靳一路說話。而這次,她一路無言,盯著前路,許久才眨一下眼睛。

  坐在副駕駛上,閻靳一路看著她,心下微沉,剛剛他說出的那句話,勤王那種人也應該會說,畢竟與他的風格很相符。

  深口氣,閻靳轉頭看向前方“在想什么呢?”

  撐著方向盤,岳楚人眨眨眼“在想剛剛腦子里一片空白的感覺,忽的一下子,這種感覺很陌生,又很奇怪,不過我卻不害怕,很期待再來一次,說不定我能研究明白為什么突然的就腦子空白了。”

  “這種事情有什么可想的,偶然罷了。認真開車,等我考了駕照,從此后你離方向盤遠點。”低沉的一字一句,如此有型。

  岳楚人扭頭看了他一眼,隨后輕笑“大將軍,你這樣說話的時候真帥。”

  “和平時不一樣么?”勾起角,的確很帥。

  “一副說一不二的樣子,任何人都不準反駁,哎呀,不愧是大將軍,那種氣勢我是修煉不出來。”連連搖頭,即是夸贊,又是喜歡。

  “喜歡的話,你也可以用這種語氣和我說話,我肯定不反駁。”抬手在她的頭上摸了摸,無論何時,他都是這模樣,讓人的心也不的軟了。

  抿嘴笑,岳楚人斜睨他一眼,忍不住沖他吐舌頭“你最好了,我說什么話你都不生氣。”

  “嗯,承認。”點點頭,閻靳那模樣不乏有些自戀。

  輕笑,之后認真開車,腦子空白就空白吧,說不定何時就會再來一次空白,到那個時候她在琢磨就可以了。

  一路回家,岳楚人直接沖進房間將自己摔進了鋪。在路上想那些事情想得她好累,感覺腦子暈乎乎的,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躺著睡覺。

  閻靳在外收拾,把在商場取回來的東西放好,又去換了衣服,給岳楚人拿了水,這才走進她的房間。

  “先把衣服換了再睡。”走到邊,瞧著岳楚人呈大字形的躺在那兒,不由得勾起角。俯身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口,然后拽著她起來。

  “好累啊,好想睡覺。”坐起來,睜開眼睛也是無打采。

  “讓你睡,不過得換了衣服才行。”把睡裙給她拿過來放在她腿上,他轉身走了出去。

  換了睡裙,岳楚人一個翻身躺在上,閉上眼睛沒用多久就睡過去了。待得閻靳進來,她早已經睡沉了。

  在邊坐下,閻靳看著她,沉靜無波的臉上隱現擔憂。

  半晌,他也躺在上,自岳楚人的身后抱住她。

  她整個人軟軟的,抱在懷里很舒服。將他的胳膊當成枕頭,和她在一起之后他才知道,原來他的胳膊還有這種用處。

  抱著她,閻靳也慢慢陷入睡眠,天色漸暗,屋子里沒點燈,也和外面一樣,漸漸的都陷入黑暗當中。

  懷里的人有輕微的扭動,不過閻靳并不知道,他的雙臂把她困住,所以她扭動起來好似也很艱難。

  動了幾下,之后嘴里發出囈語,輕輕地,有些凌亂,不知她在說什么。

  眼皮下的眼珠急速轉動,岳楚人的額頭上沁出了汗珠。

  她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兒,但當睜開眼的時候就在半空中了,頭頂是藍天白云,而腳下,則是一片古古香。

  為什么會這樣她不知道,不過她卻覺得,她現在肯定是在做夢。

  但腳下這只有古代才有的房子建筑,倒是很新奇,不由得想起閻靳,他就是從這樣一個世界來的吧。

  想挪動腳步,但根本沒有辦法,只是很莫名的移動了,然后在一座宅子的上空停下了。

  她能看得到下面來回走動的人,但他們,貌似并看不到她。

  還真的是古人啊,岳楚人笑出聲,真是有意思。

  不過他們穿的倒是很好,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樣,而且這宅子也精致的,看得出是個大戶人家呢。

  有個孩子出現了,是個小姑娘,長得粉雕玉琢的,真漂亮。穿著淡紫的長裙,走路時還背著手,身高傲之氣,真是有意思。

  岳楚人看著她,不的彎起角,看著這孩子,也不知為何,打從心眼里喜歡。

  “公主,水果已經冰鎮好了,王妃要您移步望月樓享用。”一個看起來是侍女的女子快步走至那小姑娘身邊,低聲細語道。

  岳楚人微微一詫,這小丫頭還是個公主呢。嗯,看起來倒真是有些公主模樣。

  “哎呀,我不想吃,岳楚人是想把我變成豬么?”小姑娘不的嘟囔,撅嘴瞪眼時的模樣,傲氣十足。

  身在半空的岳楚人一愣,關她什么事兒?

  雖是嘟囔不,但小姑娘還是隨著那侍女走了,走路時小股一扭一扭,看起來可愛極了。

  岳楚人看著她離開,而后她追上去,其實她根本沒挪動腳步,只是想到要追著那小姑娘,然后她就自己移動追上去了。

  望月樓,這小樓真漂亮啊,而且,岳楚人覺得有點眼

  那小丫頭徑直的走進了樓里,岳楚人也不知怎么回事兒,下一刻,她也身處樓中了,只不過,她還是半空漂浮的狀態,所有人都在她腳下。

  漂亮的大廳里有好幾個人,剛剛進來的小姑娘以及她身邊的侍女,主座上,一個十分美的女人倚靠在椅子上,看起來慵懶華貴。

  看著那女人,岳楚人慢慢皺起眉頭,這女人,好熟悉啊,好像在哪兒見過呢?

  不過她是古人吧,是個古人,她怎么可能見過她?

  “豐語微,過來把這些水果吃了。”女子開口,聲音很好聽,而且帶著一股很熟悉的與生俱來的傲慢。這說話的語氣、、、好像和她像的。

  “你怎么不留給你的夫君,我都要吃成豬了。”小姑娘嘟囔著幾步走過去,在女人身邊的椅子上一股坐下,開始扒拉果盤里的水果往嘴里

  “你是我生的啊,我生的我自然要管,你爹又不是我生的。”女人抬腿踹了小姑娘的腳一下,不輕不重,卻是惹得小姑娘極其不

  “哼,說的好聽,還不是你吃不下才想起來我。”撇嘴又瞪眼,小姑娘表情很多,可愛的很。

  “趕緊吃,哪兒來那么多廢話。”女子輕叱,那表情卻是好看之極。

  身在半空的岳楚人看著她,愈發的感覺很熟悉,這個女人,她肯定是在哪兒見過,但又實在想不起來了。

  而且,語微?記得閻靳好像曾說過,第一次見到他的那次。不過那時候她沒覺得有多,但現在聽起來怎么感覺著名字也好熟悉,好

  “你哥哥過幾天會從北疆回來,聽說裴襲夜那女兒長得和我很像,真是孽緣啊,這回裴襲夜的尾巴都翹起來了。”女人邊搖頭邊說,小姑娘在一旁咯咯直笑。

  “所以啊,他打算把他那女兒嫁給我哥,哪個哥哥都成,反正他的女婿必須得是你的兒子,哎呀,這輩子你們都扯吧不清楚了。”小姑娘連連點頭,幸災樂禍的小模樣可愛的緊。

  “哼,我的兒子又沒戀母情節,會找個和我樣貌相似的?”女人輕哼,顧盼之間盡是風情。

  岳楚人聽著看著,愈發的覺的迷茫,這些人,這些場景,太了,但又有點陌生,好迷糊啊。

  “王爺。”

  驀地,門口的那些侍女福身,岳楚人轉身看過去,當即張大嘴巴發出一聲嘆息,真帥啊。

  是個男人,一身月白色的長袍,墨的長發整齊的束起,那白色的發帶與黑色的發絲在一起,真好看。長得也好,怎么說呢,看起來就像一陣春風,很溫暖。

  “回來了。”坐在那邊的女人歪頭看著走進來的男人笑,笑得如此幸福,只需一眼,岳楚人就看的出來,他們倆是一對兒。

  “嗯,天氣很熱,你覺得還好么?”男人走過去,一手托住女人的下頜,然后附身在她的額頭上輕吻了下,那模樣,如此溫柔。

  “還成,不過沒力氣走路,抱我上樓。”懶洋洋的抬起雙臂,就是那副懶散的模樣也如此好看。

  男人微笑,如此溫柔。俯身,男人一把抱住她,隨后轉身上樓。

  吃水果的小姑娘瞪著眼睛看著他們倆離開,最后給予一聲輕哼“真黏糊。”

  廳中的侍女掩嘴輕笑,主仆和諧。

  岳楚人就這樣看著,愈發的迷糊,她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兒,但這夢確實不像夢,是真實的夢,她肯定,這些人她以前肯定看見過,或許也是在夢里。

  “楚楚?楚楚?”有人在叫她,還未反應過來,下一刻猛的身體一,睜開眼,出現在眼前的是閻靳焦急的臉。

  “你醒了,夢見什么了?頭大汗的。”閻靳抱著她,用手給她擦額頭上的汗,一邊焦急道。

  岳楚人看著他,驀地抬手摟住他的脖頸用力的抱住他“大將軍,我好累啊。”

  “到底怎么了?在夢里奔跑了?”抱著她,閻靳順著她的后背,她心跳的很快,而且后背都是汗,睡裙都了。

  “嗯,跑了好久。”點點頭,岳楚人閉著眼睛,腦子里有東西在飛速的轉,往日那些醒來就忘掉的夢境如同快進似的飛快的涌入她的腦海當中。

  那些夢境,與今的何其相似,原來,她一直都在夢里看著他們。

  那些人,那些事,她都看見了。有時還會學那個岳楚人的樣子喚她丈夫小蒼子。

  原來她一直都在,一直都在看著他們,還有閻靳,她現在抱著的男人,她也在夢里見過他。

  “要不要喝水?”拍著她的后背,閻靳安慰,把她抱在懷里,能夠清楚的聽到她心臟劇烈的跳動。

  搖搖頭,岳楚人更加用力的摟緊他“不要,抱著我。”

  深深的氣,岳楚人覺得很迷茫,她怎么會一直夢見那個世界呢?而且,對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熟悉,看見他們開心她會笑,看見他們難過,她也會傷心,好奇怪。

  或許,這就是為了遇見閻靳才會有的過場吧,否則,她怎么會遇見閻靳?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呢,這么離奇的事情都讓她遇上了,那些夢境也不算什么了吧。

  “沒事了,以后我每天都抱著你睡覺,看到你不對勁兒了,就把你叫醒,再也不會讓你在夢里奔跑了。”抱著她躺下,她就像一只小貓似的窩在懷里,低聲安慰著。

  岳楚人點頭,一只手順著他的T恤下擺伸進去,直接摸到他結實的肚腹。

  “干什么?”閻靳身子一繃,低頭看著懷里的人兒,她的手像是泥鰍,吱溜溜的就鉆進來了。

  “別動,讓我摸摸。”徑直的摸上他肩膀上留有的疤痕,如此清晰。

  閉上眼睛,腦海里浮起他受傷時的畫面,她心頭一,想必在夢里看見的時候,她也很心痛來著,只是那時醒來就忘了。但如今摸著,那畫面重回,她心痛的感覺也愈發的重。

  “怎么了?以前不是看見了就害怕么?”她手指動,雖心頭有些悸動,但他卻知道,她只是在摸他的傷疤而已。

  “以前是害怕,現在是心疼。大將軍,我現在好心疼你啊。”那些關于閻靳的畫面一幕幕的進入腦海,她整個心都在搐。

  “現在不是好好的么?不用心疼。別摸了,再摸下去,我可要把持不住了。”隔著衣服握住她的手,閻靳低聲笑道。

  “切,哪次你都說把持不住,但哪次你都停住了。”出自己的手,岳楚人輕叱,腿一抬,直接跨在閻靳的上。

  閻靳身子動了一下,隨后摟住她“別說這些了,換個話題。”說急的話,他其實也急。只是,馬上就要結婚了,這些日子,他還是可以忍的。

  “行啊,跟我說說,你曾經深愛的那個岳楚人。”那個女人、、、她總是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她總是能很深切的感受她的情緒,各種各樣,感覺她就是她。

  閻靳一哽“沒什么可說的,我都忘了。”

  “少說謊,不說也沒什么,我都知道。”撇嘴,不過心里卻沒有任何不的感覺,很奇怪啊。一般情況下,自己被當做別人的替身應該都會很生氣,但她卻一點都沒有,真神奇。

  “你知道什么?其他多余的你可以不知道,但有一點你要知道,你在這里。”抓著她的手放到自己心口,他雖是語氣淡淡的,可聽起來卻很溫柔。

  “嗯,我知道,一直都在。”笑笑,愈發覺得很神奇,有些事,好似是命中注定的。

  閻靳笑笑“什么你都知道。”抱緊她,在懷里軟軟的,他的心都化了。

  同樣緊緊抱著他,岳楚人無聲的嘆口氣,這個世界真是太神奇了,神奇的她有些混亂了。

  不過結果是好的,因為閻靳找到她了,她也找到他了。

  在那些她所見過的畫面里,閻靳這個人占據很大的一部分,因為這個人,實在是太過優秀了,但優秀的同時,又太過可憐了。

  她打算從此后用盡全力愛他,讓他徹底的忘記過去,忘記那些不如意,享受現在,用力享受。

  兩個人擁抱著,外面天色漸亮,這屋子里的光線也愈發明亮起來。但兩個人都沒注意到,頭柜上那塊石頭,會發光的那一塊,漸漸失去了光彩,顏色還在,但已不會發光。

  或許在證明,從此后岳楚人不會再與那個世界有任何瓜葛了,再也不會。

  (全文終)
上一章  病王絕寵毒妃  下一章 ( 沒有了 )
天貴逃妃之腹天價傻妃:娶尖刀之特種兵太平血穿越世界的技回眸一笑欲傾萌娘四海為家萌娘神棍腹黑相公的庶毒寵傭兵王妃
泥巴小說網提供大量免費的全本小說,穿越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玄幻小說,我們分享的全本小說是小說排行榜作品值得閱讀,泥巴小說網中國最大的免費小說閱讀網站
Copyright 016、最后的夢境(全文終)病王絕寵毒妃 泥巴小說網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顶点小说